武汉新闻网—湖北武汉综合门户网站

武汉新闻网—湖北武汉综合门户网站

武汉新闻网是湖北知名的新闻资讯网站,每天为武汉广大网民提供热点资讯,都市新闻,社会民生,财经频道,娱乐八卦,文化体育,汽车专栏,天下奇闻等,是武汉网民获取最新资讯的重要综合新闻门户网站

菜单导航
武汉新闻网 > 热点时事 > 正文

踏出舆论旋涡,三立教育按下重启键

作者: 武汉新闻网 更新时间: 2020年09月14日 14:10:38 游览量: 173

简述:

原创 李婷 芥末堆看教育 图源:图虫创意 ? 作者|芥末堆 李婷 ? 编辑|芥末堆看教育 2020伊始,上海三立教育与三

原创 李婷 芥末堆看教育

踏出舆论旋涡,三立教育按下重启键

图源:图虫创意
? 作者|芥末堆 李婷
? 编辑|芥末堆看教育
2020伊始,上海三立教育与三家子公司陷入纠纷,一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事情缘起于2019年12月22日三立教育子公司星马教育原CEO薛罡的爆料,称三立的投资款未及时足额到账,还从星马的账上抽调资金。之后的2020年1月10日,三立子公司时代焦点法定代表人许轶举报称,三立教育挪用时代焦点的预收款。随后,三立子公司K12教育集团CEO高斌宣布,因三立中断投资,K12与其解除合作关系。
时隔半年后,星马教育已正式融入三立,前CEO薛罡发布道歉声明称,“对星马教育的财务及投资问题上存在误解且未能及时有效的沟通”。原三立K12教育集团CEO高斌早前也发布通告,表示与三立合作已于2019年10月友好结束。
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表示,已向时代焦点提起多项刑事及民事诉讼,事情正逐步解决。
过去,孙海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三立设定为“最懂教育的投资公司”。从成立之初主打单一的SAT考培业务,到向雅思、托福等业务品类拓展,再到一系列风波……面对疫情及国际形势,主打留学考试业务的三立下一步又将何去何从?
也许答案就像孙海牧在接受芥末堆采访时所说,“2020年,我相信没有一家教育公司会跟你说做了加法”,能做的只是更努力地深耕。
扩张
2008年,中国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人数加在一起,大约是7万人。奥运会卷起了一阵学外语的热潮,西方学校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寻求出口,中国留学市场成为各方关注的“蛋糕”。作为七万分一的孙海牧从美国西北大学归国,在同年创立了三立教育。
留学行业迅速发展,几乎每两到三年,出国留学人数就以10万级单位递增。水涨船高,主打单一SAT考培业务的三立初期凭借全英文教学和口碑优势,在上海留学圈迅速站稳了脚跟。
随后的2012年到2015年,三立从上海拓展到南京、深圳等20余个城市,同时实行教师合伙人制度,从一家上海本地考培机构,逐渐成长为一家全国性机构,并在2016年迎来了盈港资本投资的 3000万A轮融资,拥入资本市场的怀抱。
随着资本的进入,三立的扩张之路转为纵向拓展业务链。这一阶段,三立对外称之为“项目多元化时期”。孙海牧曾表示,教育产业发展可以参考奢侈品行业,“一个平台可以孵化出多品牌、多产业。就像在一个大平台里,除了有LV和轩尼诗,还有娇兰、迪奥、纪梵希……”
几乎是同一时期,新东方出身的沙云龙成立朴新教育,3年并购了近50个教育标的,依靠“收购+整合”的模式成功在纽交所上市。
三立也想跑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上市之路。竞标环球雅思、收购原小马过河团队、收购北京留学咨询机构时代焦点等等数十个项目,三立通过收并购不同品牌,组建新公司,迅速扩展公司规模和业务线。
这也是一条饱受争议的发展道路,朴新多年的亏损备受负困扰,三立也遭到子公司质疑“账上没钱”。不同背景、价值观、地理位置的子公司组合在一起,时时刻刻考验着母公司的整合管理能力,也为今年初的风波埋下了伏笔。
时代焦点负责人崔立对芥末堆说,当初接受三立教育的收购,主要是考虑其在SAT考试培训领域的优势地位,可以为时代焦点引流。但她认为三立没能尽到母公司的管理义务,没有派遣过管理人员对时代焦点进行协助,也没有形成良好的引流效果,反而是时代焦点成为三立“唯一盈利的项目”在源源不断地输血。
三立则认为自己给予了时代焦点充分的自主权利,虽然其业务一度曾占到三立教育总利润的40%,但本质来说是创始人许轶的个人工作室,不能满足三立的全国扩张需求。
一场舆论之争,双方拉锯半年。直到不久前,三立教育与时代焦点股东知情权纠纷一案作出判决,判处被告时代焦点将2020年1月1日至今的会计账簿置备于该公司住所地,供原告三立教育查阅,并由被告负担案件受理费70元。
时代焦点不再公开控诉三立与孙海牧,而以“某立”“孙某牧”代指。双方均表示,后续仍有诉讼,一切交由法律解决。
整合
“差不多每隔大概三四年,我们就会有内部的一个调整、整合或者进化。”对于和子公司的纠纷,孙海牧更愿意将其表述为公司内部业务调整与外界大环境(疫情及国际关系)碰撞的结果。
回顾在本轮发展中遇到的问题,孙海牧坦言,自己选择了开拓多条业务线来寻求新的增长,但没有形成完整的发展思路。在并购项目时,过于注重合作对象的业务能力,忽略了在企业文化和价值观上的认同感。
与此同时,2020年上半年,海外留学这一选项变得充满不确定性,雅思、托福、SAT等考试被取消,至今尚未完全恢复,计划出国留学的学生,入学时间被迫推迟。国际关系日趋紧张,留学环境不断恶化,留学业务迎来断崖式下滑。
内忧外患之下,不断扩张的三立选择“做减法瘦身”,更像是面对体量的扩大需要有试错的成本。
孙海牧介绍,上半年,三立对部分与主营业务关联性不强的业务进行了收缩,减小投资规模,由主导地位变为普通持股股东。同时精简了团队规模,从2019年的千人团队调整至800人左右,进一步减少成本。与部分子公司的矛盾,在“做减法”的过程中不断浮现出来。
事实上,这不是三立第一次在发展过程中做出选择。2016年,完成A轮融资之前,在三立内部,也讨论过是否需要接受资本进入。
彼时的三立,SAT培训业务已经步入轨道,一年总营收在8000-9000万元左右,在上海市场大约占有60%的份额。即便不做任何改变,也能过得相对舒适。有内部声音认为,接受来自外界的资金也要承担起相应的压力。
“资本可以更多地为我们创造出广度,让我们涉猎不同的领域,资本的进入可以让我们有更多的资源去运营三立传统教育、三立在线教育、三立留学服务、三立K12教育等,把三立发展成多维度的公司。”对于融资,孙海牧曾如此表示。
三立迈出了舒适圈,在考培业务方面拓展到了托福、雅思等业务,在产品链上增加了留学咨询服务、国际学校备考等业务。同时,在SAT宣布重回1600分时代后,三立的主营业务抓住了先机,在2016年首次新SAT考试中斩获满分学员。随后,三立的营收实现2017-2019年连续三年增长。
时隔四年,三立再一次踏上整合的征程。“假如说是那个时候的三立,碰到今年的疫情必死无疑。”孙海牧坦言。不破不立,要想更上一层楼,2020年这一课,或许对三立至关重要。
重启
生源数量下降、市场竞争加剧、经济下行压力,以及变化莫测的国际关系,过去的2019年曾被称为“留学市场的寒冬”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疫情黑天鹅的到来让情况变得雪上加霜。
2020年留学行业按下重启键之后,如何在原有的基础上拓宽留学服务的入口,获得更加稳定而持续的流量,成为摆在台面上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近年来,国际学校逐渐加入留学行业竞争之中。作为留学产业链的前端,国际学校涵盖幼儿园到高中各年龄段的学生,是天然的流量入口。能否具有截流能力,则对国际学校的规模和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针对B端提供的留学服务应运而生。2018年,三立获得复星领投的数亿元B轮融资,计划将资金用于布局国际教育业务,打造留学+培训+国际学校的全产业平台。
迈入2020年,除了为国际学校提供在线少儿英语、考培、留学咨询等业务之外,随着在线教育的接受度越来越高,三立开始摸索海外大学在线文凭项目,和美国高校合作的在线MBA项目,今年已经招收70多个学生,初显成效。现阶段,TO B业务在三立营收中的比重大约是20-25%。
在三立的计划中,下一步理想的业务形态将有三部分组成:第一部分是三立核心的SAT、托福、雅思等考试培训业务,第二部分是以国际学校为核心的TO B服务等,以及能够带来优质流量的少儿英语培训,最终实现相互之间协同效应。
目前考试培训业务仍占三立总营收的七至八成,孙海牧表示,下一步的业务重点将会放在9-15岁年龄段学生,将在北上广深尝试孵化高端少儿英语项目,而在二三线城市采用合作和收购的方式进行导流,最终将流量汇集到考培业务,形成闭环。
经历了从扩张到减法之后,在下一轮投资并购计划中,是否具有相同的企业价值观将会是三立考察的重点之一,在管理方面,三立内部也将培养更多的业务骨干参与到子公司的运营当中。
三立教育目前已完成4轮融资,最新B+轮融资由红星美凯龙领投。至于被写在公司官网大事记里的2020年底上市计划,眼下看来应该是不能成行了。孙海牧向芥末堆表示,肯定会有调整,目前正在与投资人和股东积极沟通中。
“实际上无论是来自投资人还是股东的压力,其实并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大,对我们来说压力更大的是怎么找到一个新的爆款(产品)。”

踏出舆论旋涡,三立教育按下重启键

文章链接://rdss/138372.html

文章标题:踏出舆论旋涡,三立教育按下重启键